澳门新葡亰

果真不是,终于终结者了

我现在才写这个观后感实在是太迟了,毕竟我可是6月9号去看的首映啊。

2009年6月8日零点《终结者2018》首映,尽管是暴雨天气,也依然阻挡不了终结者迷们,这个夏天精彩不可错过的好莱坞电影接踵而至。1984年、1991年、2003年、2009年,六年的时差,也许没有人会在意时间的流逝,但没有人能忘记他――《终结者》系列影片。前面三部都是在讲述机器人如何追杀人类,而《终结者4》则将主角慢慢转移到了人类的身上,讲述人类是如何反击机器人的,同时也是为后面的续集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

                  尽管不是卡梅隆导的终结者系列之一,但我把Terminator:Salvation
定位于一部回归正统的终结者,说的拗口点就是终于终结者了……3代在我看来根本不算正统系列,它里面很多情节根本难以自圆其说。比方说,2代里,最后一块芯片已经被毁灭了,照此逻辑推理,根本不该再有自主意识的天网出现,可是3代为了能让终结者系列的电影能继续拍下去赚钱,很牵强的又派了个T-X来刺杀约翰康纳同时在天网系统中注入病毒引发了天网自主意识的觉醒。这么做的目的无非只有一个——能让这系列电影继续拍下去,不然按照二代的发展,审判日已经不会降临了!
             可喜的是,在Terminator:Salvation
里,我们看到了1、2代的回归。举个例子,片中,卡尔瑞斯也就是约翰康纳的老爸和马库斯对上的时候,小马哥教会了他一招将枪用绳子系在肩膀上以防被人把枪夺走。我想,每一个看过1代的人应该还记得,回到过去的卡尔瑞斯在把从警车内偷来的枪锯断后,用一根绳子拴在肩膀上的镜头。导演这么做的好处显而易见,每一个终结者系列的忠实fans看到这段后都会立刻对Terminator:Salvation
好感大增,并对其表示认同——是的,这就是我小时候看过的终结者。而马库斯则延续了终结者系列中,人类阵营的机器角色的宿命——为约翰康纳而死。整部片子最让我激动的时刻就是州长外形的T-800出现,一瞬间我对T2所有令人心醉的回忆都被激活了——在初中某个暑假的午夜,我带着租来的T2的录像带偷偷溜进妈妈单位里的办公室,在里面用公家的录像机(那个年代只有公家或者录像厅才买得起录像机)步进模式一格格的看T2(那时候我太喜欢这部电影了,以至于我真的是一格一格的播放这盘录像带,观看这部电影的每一帧画面,看完的时候天已经亮了)。直到现在我都把T2列为本人看过的最酷最好的电影——没有之一!对于每一个70年代末80年代初出生的国内男孩来说《终结者》《变形金刚》《太空堡垒》《星球大战》可以说是影响他一生的科幻四重奏。
              
                虽然我一天到晚揶揄北京,但是我还不得不说一句,北京的确是个很容易让我找到共鸣的城市。清楚的记得,时隔十几年,星战首部曲在首都影院上映,我在里面遇到的场面。当经典的画面(long
long ago,there is a galaxy far far
away)和声音出现,“全场”的观众与我一同起立,用经久不息的掌声迎接星战的归来。没有人指挥,也没有人带头。大家在一种集体的默契下这么做的。这叫什么??这就叫共鸣——坐在我身边的所有观众和我是同一类人,他们爱着和我一样爱的电影,他们用和我一样的方式表达心中对于星战回归的感动,他们是自己人。那是我第一次深刻体会到群体力量的可爱、可敬和可怕。可惜这样的场面在我离开北京后再也没遇到过了。这次在长沙看T4,影院里寥寥数人,对影片中出现的一代的伏笔木然不觉,他们对州长外型的T-800的登场都毫无反应,而当时我都快感动的内牛满面了。电影结束了的时候,坐在旁边的一个傻妞还嘟囔着:“这电影什么意思啊,就这么完了?情节莫名其妙!”他妈的,老子当时真的理解了小阮驾牛车狂奔和老范长叹“微斯人,吾谁与归”的感觉。嬲艹,脚都人的素质就是比首都人差,嗯哼?!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               T4水准在T3之上,但仍然不如T2和T1,不过好歹是脱离了烂片的行列。T4的结尾已经为续集打好伏笔了,也许得等卡梅隆自己回来拍T5了……话说这家话拍完泰坦尼克号之后就没见动静了。

此前保利博纳新天地影城的工作人员跟我联系,说他们打算做个首映活动,希望我能够组织一批高校的科幻爱好者去参加。我欣然答应,却没想到西安的学生群众远比不上帝都或成都的积极。联系了几个学校的科幻协会负责人,结果那些学校加起来只有五个人报名。我在交大BBS上拉人拉了许久,最终报名的有26个人。加起来31个,规模还过得去。

关于影片的效果,打斗特效完美的结合,是本片最大的看点,相比之下剧情就显得苍白无力。影迷们都愿意接受延续二十年的故事架构结局以及火爆的场面,当然这一切也在大家的意料之中,惊喜的是让我们提前欣赏了很多高科技机器人:摩托终结者、水栖机器人、T-800的前身T-600、收割者及T-1机器人。

然而真正放电影的时候,约了6点40分见面,结果40的时候总共只有三个人到了。一直拖到七点钟活动开始,也只到了十八个人左右。叹气,有辱使命啊。不说了,说活动和电影。

人物篇

本来他们打算找著名的交大机器人队去表演的,结果人家有比赛去不成。节目有囧人的机械舞……好歹跟机器人有那么点儿相关。还有一个奇囧无比的小话剧,浮光掠影地回顾终结者系列的故事。然后是有奖问答,奖品是海报一张。我身边的fenrir同学抢到了一个。问题是John
Conner的老爹叫什么名字……那么古老的事情谁记得,可fenrir同学就记得是卡尔·瑞斯。

施瓦辛格的出现,成功的造就了《终结者》,他已成为《终结者》的标志。至少在影迷心中认为,有《终结者》就必有施瓦辛格。对于忠实FANS来讲,《终结者2018》中施瓦辛格只出现了几秒钟的镜头,而且还是电脑合成的,这无疑是巨大的遗憾,随着T800被摧毁,也暗示着施瓦辛格的《终结者》时代结束了。不过仔细看看新的演员阵容,也非同小可。

我对电影整体的观感是:怪不得它不叫做T4而叫做Terminator
Salvation,除了人物是那么几个之外,整体的风格跟以往的T1~3系列完全不同。

领衔主演:克里斯汀·贝尔(约翰·康纳)
脱掉面具的“蝙蝠侠”开始了另一轮拯救人类的反抗旅程。从影片来看,贝尔的塑造基本为影迷所接受,作为主演,他也毫无疑问的成为了最受欢迎的演员之一。2018年,约翰康纳靠录音带聆听母亲的声音,从母亲留下的资料里寻找拯救人类的秘诀。虽然他还只是一个普通的反抗军,但他不俗的判断力及突围掌控能力已经注定了这将是一个人类伟大的领袖。带着巨大的压力,迎着无限的阻力,康纳最终还是完美的完成了任务。
主演:萨姆·沃辛顿 (马库斯·怀特)
马库斯是在反面人物与正面人物之间徘徊的一个角色。他充满了迷茫与无奈,全都是因为他拥有机器一般冷酷的身躯,但却有一颗温暖的人心。他很坚定他是一个人类而不是机器,而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原来马库斯之前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判罪后被迫与国家签订了捐躯做科研实验的协议,被利用派回过去与人类反抗军作战。当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已变为机器的时候,他痛不欲生的吼叫,他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在经过他的心理斗争后,他决定联合康纳消灭天网,因为他知道自己是一个有感情的人类。马库斯的人物刻画在剧中实际上已经超过了约翰·康纳,萨姆的表现也得到了大家的肯定。
主演:布莱丝·达拉斯·霍华德 (凯特·康纳)
“蜘蛛侠”女友变身为成功男人背后的女人,尽管出境并不多,但她确把这个角色刻画得细致入微。一个至尊的美女精灵,她所散发的独特气息是无人能敌的。
安东·尤金(凯尔里斯 约翰·康纳父亲)
还记得《星际迷航》中英语不流畅的俄罗斯播音官,此刻摇身一变成为了未来领袖康纳的父亲。刚刚满20岁的安科,在电影界里已有不俗的表现,只是作为康纳的父亲,表演还是太稚嫩,仅从单薄的身躯都与康纳相差甚远。
科曼(巴恩斯)
2008年曾出演《通缉令》的科曼虽然在《终结者》里镜头少得可怜,但每一次出镜都让观众记忆深刻。他是一名强悍,值得信赖却也可爱的反抗军。
星星
这是一个不会说话却充满丰富情感的可爱女孩,没有台词也能让人记住她的名字的小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