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八卦平台

102楼中月自明,实力未有天赋

不幸的是,这张专辑据说卖得很惨,再加上之后《一朵金花》的商业溃败,莫文蔚黯然结束了滚石生涯。比莫文蔚更失望更寒心的,是身为制作人的李宗盛。李宗盛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张制作精良逼格与流行度兼备的专辑怎么会卖不好呢,没理由呀。百思不得其解的李宗盛沮丧地感到被时代抛弃了,他的世纪要结束了,于是疲惫了,放手了,不值得,不要了。

这个人气的东西,明显是感知,且感性的东西,王菲的性格部分突出,在歌声美妙的同时,又有恋情和母女情的新闻不时见报,想没有人气都不容易。

       这首歌出了有些时候了,今晚又反复循环。寻思着去看看大家的乐评,似乎没有找到说到心坎里的文章。深夜里,我想,要不自己写写?
       这首歌距离老李1983年出第一首歌已经整整三十年的时间。中间人生的高潮迭起,伴随着的是整个华语乐坛的“大哥”的名号。似乎婚姻也跟事业的高潮低落相伴而来,二次结婚,二次离婚。可是这首歌似乎却与他一向擅长的情歌无关,也与他的感情生活无关,这正是我想写的原因,因为似乎很多人又把这首歌跟他与林忆莲的感情生活挂上钩,心里有这个想法,自然就会把歌曲往这个想法去靠。不能认可,何不写写自己的感受呢?
       这是继三年前《给自己的歌》以后,又一次出的新歌。但这是10年来,老李第一次进录音棚录的歌,算是正式的,算是对这十年来的一个交代。为什么是10年,不是20年,不是5年?10年前SARS肆掠,他离开台北来到北京郊区,做起了吉他匠人的隐居生活。可是他之前好端端的滚石总监不做,金牌音乐人不做,干嘛跑到北京搞这破玩意儿?
       这个故事很长,我不敢说自己说的原滋原味,既然这本就是一个自说自话的过程,又何必苛求尽善尽美。
       李宗盛是和林忆莲唱《当爱已成往事》唱到一起的。有妻有女的人为爱痴狂苦苦相恋几年,从台北追到温哥华,最终离了婚而在一起。那年我看到节目里说,李宗盛和林忆莲为2人的小孩征名,猜中的人获10万奖金。那个时候是他意气风发的时候,而人们似乎对于这件事没有一如往常的极尽苛责,小三与出轨的事,如果赋予了艺术的价值视乎容易被理解。这段志趣爱好契合似的神仙眷侣的生活也没有维持过6年的时光。
       他们结婚后,李宗盛的音乐生涯开始走下坡路,典型的事件就是2000年为莫文蔚制作《十二楼的莫文蔚》这张专辑。这张专辑李宗盛信心满满,而现实却让他这个金牌制作人遭遇了事业上沉重的打击,这张专辑市场反应相当平淡。而随后由伍佰给莫文蔚制作的专辑却大红。老李的事业开始有点不顺,直至后来他辞去了滚石的总监。而此时林忆莲生完小孩以后开始复出,复出之路非常之顺利。以《2001莲》为代表,包括后来一连串的非常成功的演唱会。不敢说这与他们离婚有绝对的关系,但有关系是存在的。Sandy对音乐之执着和认真也体现在她的感情生活中。在我看来,她都是钟爱音乐才子的。比如早年的初恋陈辉阳(王菲《暗涌》作曲人)、后来的许愿(《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就是他写的)、伦永亮(《你知道我在等你吗》作者)以及李宗盛包括现在的恭硕良都是有成绩的音乐制作人,只是成就大小不同而已。就是现在伦永亮也一直是林忆莲演唱会的总监制,而今年刚刚获得金曲奖最佳女歌手的Sandy新专辑《盖亚》恭硕良功劳不小。Sandy一直是在音乐上追求突破和创新的人,而老李是不是积郁其中发之于外就不得而知。但他一个大老爷们,一向成功,才情四溢,从事业的最高峰跌落下来实在不易。
       03年老李从台北搬到了北京,开始他的吉他匠人的隐居生活,他相信能从这种生活中重新获得音乐的灵感。04年他和林忆莲宣布离婚,宣布这个事情的时候,双方均已歌词作结,颇为文艺,大家可以参考学习(笑)。
       男性在婚姻中往往成为被指责的一方,他们的离婚就如他们的结婚一样,虽为话题,却无人指责,幸福地结合和平地分手。只是这个巨蟹座的老男人啊,对于情感的体验太深刻了,他怀旧他郁结,终究在10年出了《给自己的歌》。这首歌在我看来,是带着浓浓的幽怨气息的,并且以他一贯擅长的情歌表达方式—-一副貌似什么都看透的样子(某大学同学语)。虽然拿了金曲奖,很多人爱不释手(包括我自己),尤其是“旧爱的誓言像极了一个巴掌,每当你记起一句就挨一个耳光”让我反反复复,但这还不是涅槃。直到他出了《山岳》。
       年纪大了,越发觉得李宗盛的歌醇厚。他的歌里总会有特别抓住我的歌词,听到“说不定我一生涓滴意念/侥幸汇成河
/然后我俩各自一端/
望着大河弯弯/终于敢放胆/嘻皮笑脸/面对/人生的难。”这种豁达就如同东坡在赤壁感叹逝者如斯,月亮圆缺但他们没有流走和增减,应该珍惜和享用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的景色一样坦然。
       匠人的生活是一种触类旁通,一种无心插柳柳成荫,一种积累。白驹过隙,十年的时间不长也不短,老李来给我们讲述他这十年来的感受,毫不马虎,点滴皆心血。更像是一个谆谆智者给大家说点哲学和经历,我们听的不是老李的歌听的是灵魂里的自己。总有不同的想法和感概皆是我们自己的。感谢老李让我们情绪再起波澜,夜深人静时多出一些感悟。
       老李始终是带有正面意义的,虽自嘲自己白了头,尽力却仍不明白身边的年轻人。却依然“不自量力地还手/直至死方休
”,这不正是东坡的“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休将白发唱黄鸡”吗?

九十年代的歌手,连林忆莲那种大咖尚且面目模糊,粤语唱片做得再风生水起,进了台湾,还不是被前夫兼制作人李宗盛扣上了浓重而强烈的都市怨妇烙印,以至于,时值今日,林天后在很多人心目中依然只是个唱了巨多苦情歌的老女人,尽管她之前之后均已尝试过各种突破。

都是地位很高的女歌手,要是谁在人气上更胜一筹,明显王菲胜。

莫文蔚大概是王菲之外,另类气质浓郁同时知名度超高的流行歌手。王菲早年还有过不堪回首的香港怨女时代,而莫文蔚一出场就自带夺目的莫氏光环,每张专辑都至少有几首或炫酷或诡异或迷离或性感的跳脱了主流音乐模式的先锋实验作品,更不乏《全身》《一朵金花》《拉活》等从头闪到尾的上佳专辑。

综合唱功,王菲不如林忆莲

这半年来我突然对《十二楼的莫文蔚》来了兴致,以前不大入耳,如今百听不厌。这可能是莫文蔚滚石时期最好的国语专辑,由李宗盛操刀制作,既有芭乐的流畅悦耳,又有轻摇滚的狂野率性,主打歌《十二楼》更是把意识流的寂寞骚柔演绎到了极致,总之没有一首不好听的。(值得一提的是初入歌坛的蔡健雅作曲的《起了毛球》,谱曲功力相当深厚,旋律甚至好过后来写给自己的歌。)

王菲,有神级唱功的时候,但是在2001的同名专辑时,已经状态不佳,现场已经抖音了,而且专辑歌曲的质明显参差不齐,歌曲的制作多少都会带些话题,2001,将爱两张专辑里都有谢霆锋的作品并且是粤语作品,主打香港市场,会不会刺激当时已经渐低迷的唱片市场不确定,但是会带动那两首歌和王菲本身的热度。

《十二楼的莫文蔚》是Karen在滚石的最后一张国语专辑。论起唱功和live水准,在曾经济济一堂的滚石天后宫,就不提齐豫、林忆莲这两位唱将大神,随便揪一位女歌手(比如陈淑桦、辛晓琪)就能秒杀莫文蔚吧。从传统的声乐角度讲,莫文蔚实在算不上好嗓子——高音不够高,低音不够稳,声线又细又飘。然而,莫文蔚的厉害之处在于,吐气发声聪明又高级,扬长避短,把不够深厚的低音区转化为大喇喇的放肆洒脱,而气若游丝的高音区则融入了几分鬼魅妖冶。在众人拼唱功的上世纪主流情歌大商场,莫文蔚已然玩儿起了个性,音乐一出,嗓子一亮,辨识度极高,没错,是她!

以声音的特色屹立华语乐坛20年不倒,这是个奇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