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动画

进口动漫片就如打了鸡血

《西游记之大圣归来》

《疯了!桂宝!》

《魁拔》

《黑猫警长》

《小门神》

这个夏天,国产动画片上演逆袭奇迹,《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已上映一个半月,至今还未下线,总票房突破9亿元,创造内地影史动画片新纪录。而在影迷聚集的豆瓣网,该片的打分更是高达8.5分,口碑名列近年来国产片前茅。

大圣归来之后,今年暑期还有黑猫警长归来,漫画人物桂宝登上大银幕,一时间,国产动画片变得格外活跃。更多的动画电影人、投资方也在蓄势待发,用一个动画人的生动说法是:前几年动画人的心都凉透了,现在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成人动画如同打了鸡血

《大圣归来》上个月公映后,曾经出品《魁拔》系列的青青树动漫公司CEO武寒青和导演王川特意买票去影院观摩,出来后格外激动。武寒青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一条信息:《大圣归来》树立了中国3D动画电影新标杆,是国产动画片的分水岭,成功实现市场完美破冰。以前的国产动画片大多是给儿童看的,成年人不习惯看动画片,而这次证明成人观众也爱看,让动画界同行看到了希望。

青青树动漫公司的员工们,也备受《大圣归来》鼓舞,现在都干劲十足,感到国产动画片的春天就要来了。在成人动画电影的道路上,青青树有过一番辛酸的先行者经历。他们推出的《魁拔》系列,跟《大圣归来》的定位追求是相似的,然而一再遭到市场的残酷碾压。《魁拔》系列电影自2011年至2014年,先后上映三部,因其制作精良,被称为国产动漫的里程碑,但内地票房均惨遭滑铁卢。这极大打击了公司员工的积极性。

武寒青还清晰记得,当初《魁拔》上映时,很多影院经理对国产动画片根本不感兴趣,在试映会上,有的院线经理在睡觉,有的则中途退场了。公司发动上百位员工进京城影院推广,现场劝说观众看《魁拔》,却遭到不少白眼。原来我们感到很迷茫,真是心都凉透了,花了很多功夫都付诸东流。有的员工就转行了,还有的出国了。她坦率地说,这次看到《大圣归来》也能被市场接受,大家都跟打了鸡血似的,对动画片的创作热情又被调动起来了。

在《大圣归来》的强大逆袭面前,影院经理也受到了教育,对国产动画片的排片明显改变了过去的偏见。比如,《黑猫警长》和《疯了!桂宝》上映后,首日排片超过全国总排片场次的10%,这样高的比例在以往国产动画片中几乎见不到。院线的态度有很大改善,观众对国产动画片的认知也变了,市场环境好多了。武寒青直言,这就让动画公司敢于做高品质的影片。《大圣归来》以高品质的视觉特效制胜,正在制作的《魁拔4》也准备追求惊人视效。

80后动画导演梁旋正在制作《大鱼海棠》,这部动画片的创意从诞生至今已经过去10年。当时21岁的梁旋和好友张春一起创作《大鱼海棠》。从2008年开始,梁旋耗时三年打磨剧本,并完成近20分钟的电影制作。影片片段在网上曝光后,得到网友的一片赞誉。然而,之后因融资不顺,《大鱼海棠》项目暂停。暂停的原因是,其时的市场环境接纳不了这种高投入的国产动画片。梁旋认为,现在《大圣归来》开了一个好头,市场不会再埋没好片子。《大鱼海棠》重启制作后,他在画面、音乐等方面希望做到极致,决不疏忽任何一个环节。

在成人动画片道路上,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院长孙立军也是一位先行者,他拍的《兔侠传奇》首次尝试融入中国功夫,结果却叫好不叫座。他夸《大圣归来》的定位偏成人化,画面很有想象力,满足了青少年观众的需求。孙立军正在制作一部科幻动画片,花了三年时间磨合故事,想在成人动画类型上再闯一条新路。在他看来,如今市场已经能容纳这类动画电影,可能未来不久就会涌现10亿票房的动画电影了。

投资动画烧出一片旺火

《大圣归来》空前热卖,其投资方中却见不到大影视公司的身影,原来,几家大影视公司都不愿冒风险,有的甚至中途退出了投资。可是,见到《大圣归来》大卖之后,投资公司对动画片立刻热情高涨,到处寻找有实力的动漫公司求合作。青青树位于望京科技园的办公楼最近就变得热闹起来,好几家上市大影视公司都登门谈合作,原来在隔岸观火的金融投资公司也扑腾进来,希望找到投资项目。武寒青笑道,现在投资方有信心投国产动画片了,像青青树的《魁拔》《狠西游》《狠水浒》等系列项目也炙手可热,计划先后开发成游戏、漫画和大电影。

国内几大影视公司中,光线传媒抢先一步布局,目前已投资了《大圣归来》导演田晓鹏的十月文化以及梁旋的彼岸天等动漫公司,还一口气公布了近十部动画片的名单。光线传媒原来只有三四个人负责动画片,现在已经成立了一家子公司彩条屋影业。两年前我们就觉得动画片会发生巨大变化,因为有一批人在憋着一股劲儿做动画片,所以我们就提前布局。彩条屋总经理易巧说。

易巧亲自去拜访有潜力的动画片项目,寻找可合作的导演。我们看动画片能不能直接打动人心,还要看导演对动画片是否有坚持,愿意吃苦耐劳。他举例,《大鱼海棠》的导演梁旋很能吃苦,坚持做动画,甚至不为赚钱去做动漫游戏,这样的动画人就值得信赖。在大影视公司介入后,这些动画导演不用自己掏腰包垫钱,可以静下心来做作品,也不用担心宣传发行等事务了。易巧信心十足地说,只要公司投资的动画片项目能有一半成功,就已经达到预期了。

以前投资一部动画电影,两三千万元的投资额,已经算很高了。青青树的一部《魁拔》当初投了3500万元,被行内人士骂作神经病,因为根本收不回成本。现在形势一下变了,动画片票房纪录破9亿,投资亿元的动画片完全可能了,像《小门神》就投资过亿。目前国内一部动画片投资两亿元,已经完全有可能收回成本。在电影市场研究专家蒋勇看来,只有高投入的资金,才可能做出高品质的动画,像迪士尼的动画片很厉害,舍得投入是一大原因。

对于动画投资一片火热的景象,《黑猫警长》导演于胜军等人也有些忧虑。他觉得田晓鹏孤注一掷制作《大圣归来》,就像是一场赌博,这样的国产动画片成功率只有千分之一,没法当成一个模式来复制。更让他担心的是,田晓鹏做这个片子花了八年,很少有投资人愿意给动画人八年时间去做一部片子,我们都被人要求一年到一年半,就要做一部作品,没有选择。而好莱坞动画片品质高,是因为四五年才打磨一部,没有时间就根本出不来好东西。

孙立军十年前做动画片《小兵张嘎》,找投资非常困难,只好自己掏十万块钱才硬撑下去。现在找投资容易多了,他想做的动画项目,数量已经排到退休的时候。但他也坦言,现在影视公司一窝蜂投资动画导演,太不正常了,毕竟动画片的风险很高,中国动画的技术研发能力还很弱,对软件的运用能力也远不如好莱坞。可以预见的是,明后年会出现一批西游题材的跟风之作,其品质可想而知。

有人喊出要去低幼化

低幼动画片集团军又杀回来了!满场除了孩子笑就没有动静了,真想离场,但是自己挑的电影,睡着也要看完。《黑猫警长》《疯了!桂宝!》上映后,一些成人观众抱怨,好不容易因《大圣归来》对国产动画培养的感情,又被磨掉了一点。这两部动画片的票房没有达到片方预期,口碑也不算好,又掀起了观众对低幼动画片的反感。

《大圣归来》创票房纪录后,国产动画去低幼化的呼声空前高涨。这让《黑猫警长》的导演于胜军有些不平,感到自己的努力没有得到认可。老版《黑猫警长》是一个科普片,是用警察抓小偷的外壳传播科普知识,黑猫警长是一个森林卫士,强调角色的动物属性。在新版大电影中,于胜军有意做了很大的改编,黑猫警长变成一个超级英雄,其他角色也都拟人化了,不再强调动物性。

今天要是还停留在三十年前的故事,就没法跟观众对话。于胜军说,中国电影里的超级英雄很少,孙悟空、葫芦娃等都是古代角色,只有黑猫警长能跟当代观众对话,影片的市场定位就是70后、80后和他们的孩子,打造一部合家欢动画,希望能让观众找到童年的记忆。但于胜军无奈地说,从观众反馈来看,《黑猫警长》的定位确实不如《大圣归来》那样精准。

《疯了!桂宝!》的导演王云飞觉得很多小朋友喜欢自己的片子,有些成人观众的评价过于偏激。影片的定位就是小学三年级到六年级的受众群,没有覆盖到更高的年龄群,这也导致一些大人一进影院,看几分钟后就不再想看。王云飞抱怨,低幼如今已经成了动画片的一个贬义词,观众不要拿这部片子跟《大圣归来》对比,那样显得太不客观。

低幼动画片被负面化,于胜军直呼这不公平。全世界的动画片都以儿童观众为主,不能一味强调去低幼化,而是应该去低劣化,正是很多粗制滥造的低幼动画片糊弄儿童观众,败坏了名声,甚至连累了一些呕心沥血制作的动画片。于胜军就有一番惨痛的经历。在老友田晓鹏制作《大圣归来》的八年内,他也带领团队在做《我是狼》。这部纯手绘的二维动画,前后制作过程漫长而艰辛,整个团队画了80万张画纸,摞起来有六层楼那么高。影片去年上映后,在院线只放了三天就被撤下,沦为市场的炮灰。《我是狼》的画面品质很高,于胜军坚持理想,却没有得到回报。

在于胜军的眼里,其实低幼动画片很难做好,创作者不仅要懂动画,还要懂儿童心理学、成长学,而国内恰恰缺少这样的低龄动画片。很多动画人有点迷失了方向,像《熊出没》就充满了暴力情节,并不符合儿童心理成长规律。

最近孙立军走川藏线做公益志愿者,给藏区12岁以下的孩子放露天动画片,孩子们看得特别开心。他觉得现在大家只看《大圣归来》的票房数字,光谈动画片要去低幼化,有点矫枉过正,不能忽视孩子们对动画片的天性需求。

而在蒋勇看来,动画电影跟电视动画毕竟不一样,家长需要陪同孩子观看,动画电影从低幼转向合家欢风格,这是全球电影的发展趋势,好莱坞动画能够所向无敌,恰恰在于其合家欢风格,中国动画电影想要做强,也必须摆脱长期以来的低幼化怪圈。

案例

自来水助推成功

《大圣归来》实现逆袭的奇迹后,出品人路伟收到很多动画同行的微信、短信,感谢他为动画界开了一个好头。他坦言,现在的票房成绩不是靠运气,还是靠电影品质和营销做出来的。路伟是一名资深动画片出品人,在这个行业摸爬滚打十余年,也尝过失败的教训。当初他仅看了《大圣归来》三分钟的片段,就被高品质的画面打动,当即决定参与投资。但最让他苦恼的不是制作,而是国产动画片不景气的大环境下卖出好票房,种出瓜来了,把瓜卖好才是难题。

要是按照传统发行模式,路伟觉得影片肯定在市场没戏了,所以采取的是一场精心策划的互联网营销。影片上映前,路伟整合了一些联合出品公司,如跟微信电影票、万达合作,这些公司本身都有营销或发行资源,合力帮助《大圣归来》推出去。片方还邀请百位明星推荐影片,提前点映制造口碑,得到一批大V的转发宣传。影片上映后,微信朋友圈更是出现一批粉丝,疯狂为影片刷口碑,被戏称为自来水。这批自发性的口碑水军并非空穴来风,起源于影片的众筹参与者。

去年下半年,在中国人民大学校友群里很多人提出众筹这种形式,路伟看了很多校友的想法,觉得并不成熟,就说要不你们拿《大圣归来》试一下,结果响应者寥寥无几。于是,路伟就尝试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里发起一个众筹邀请,不料几小时内就筹到500万元,最终筹到780万元的资金。

众筹的参与者不仅提供了宣传资金,更是《大圣归来》营销的深度参与者和团购者。这部电影在第一天排片只占全国总场次8.7%的不利情况下,众筹者大概包了200来场,助推了首日票房。这些人还成为第一批自来水,点燃了自媒体上的口碑热潮,带动更多的人加入水军队伍。这次最重要的是把移动互联网调动起来了,变得很热闹。路伟说,大家都参与进来互动,义务给影片做广告。

片方还有意在网上传播一批《大圣归来》的手绘稿,通过自来水来打品质情怀牌。粉丝们还扩散了一个苦情说法,即田晓鹏因为拒绝了投资方改剧本的要求而被临时撤资,只能自己垫钱完成电影。其实根本不存在这么一回事,但片方也没有出来纠正,有意让这个说法发酵,传播导演的坚持和情怀。

《大圣归来》的多款海报更让人印象深刻,特别是其中一张海报上,一条华丽霸气的巨龙,在悬空寺的大背景下和悟空对峙,从而造成强烈的戏剧冲突。片方为制作海报投入了一百万元,请来的是与徐克导演合作的海报制作人赵力,后者擅长奇幻画风。这张海报产生的票房效应,估计达到上千万元。他们舍得在营销上投资,像我们做动画片的时候,海报投入能达到20万元,就感到已经是天价了。武寒青说。

路伟的成功营销,让动画界同行深感佩服,堪称一部教科书。孙立军现在回想起来,《兔侠传奇》市场失利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营销太失败,没有打破动画片的僵局。蒋勇说,这次《大圣归来》把各方面的资源都调动了起来,敢于砸宣发资金,拧成一股合力,形成了气势,这一点很值得借鉴。

观察

练好讲故事的本领了吗?

《捉妖记》已成为国产片的票房冠军,影片导演许诚毅曾在好莱坞梦工厂工作过二十多年。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说起在梦工厂学到的最大本领,许诚毅毫不犹豫地说,自己学会的是怎么讲好一个故事。他觉得动画片的特效技术不难学,最难的还是讲故事。其实,《捉妖记》的剧本就磨合了好几年,才有了现在的成功。好莱坞动画的强大之处,不仅在于技术的强大,在讲故事上更厉害。

国产动画片真的能讲好故事吗?目前看来也许并不那么乐观。《大圣归来》在视觉特效上备受称赞,但不足之处恰恰在于故事。这部影片的走红,有不少人认为是观众对烂片的报复心理所致,以致于忽略了影片的软肋。如果影片续集想走得更远,故事上需要调整,往合家欢方向发展,放弃过多的暗黑、暴力元素。该片也受益于《西游记》这个家喻户晓的题材,并非纯粹原创性的故事。事实上,原创性故事题材的动画片,像《魁拔》《秦时明月》等,目前还没有树立市场的典范,也说明原创故事成功的艰难。

《西游记》当然是古典文学中的大宝库,也是国内影视作品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灵感来源。未来几年之内,不仅有《西游降魔2》《西游记之三打白骨精》《大话西游终结篇》等真人电影,还有《狠西游》《孙悟空》等动漫作品,《大圣归来》的续集也在筹划之中。这么多的西游题材影片,观众看多了,早晚会大倒胃口。题材大撞车的背后,也表明国产片原创故事的乏力,很可能陷入啃老时代的危险。

中国动画的本土原创力还没有被充分激发出来,很多动画作品,其实都不难在国外找到母本。国产动画要么模仿美式动画,要么模仿日本动画,没有形成自己的风格,急需找回自己的动画语言。《中国动漫蓝皮书》编委郑玉明调查过很多国内动漫公司,发现最大的问题不是资金,主要还是创作不了好剧本。剧本故事情节太简单,缺乏想象力,跟好莱坞的差距还真不是一两天就能弥补了的。

《大圣归来》搅热了国产动画市场,一扫颓靡之势,无疑是大好事。但国产动画也需要有一批原创性影片取得成功,也许才会真正形成气候。接下来两年,《小门神》《年兽》《秦时明月2》《大鱼海棠》等动画作品都会上映,这批影片全是原创题材,它们中会出现下一个大圣吗?
如果大圣只是一个孤例,中国动画就谈不上复兴。虽然目前动画片投资很红火,但并不容乐观,中国动画多年养成的沉疴,恐怕一时难以祛除,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